在线教育暑假“熄火”?招生仍在继续,校内托管影响未现

时间:2021-07-03 18:51 来源:AI财经社 作者:佚名 阅读:569 原文链接:点击获取

原标题:在线教育暑假“熄火”?招生仍在继续,校内托管影响未现

文|AI财经社 何畅

编辑|游勇

暑假已经到来。按照往年,这个时候是教培机构和在线教育平台火拼最疯狂的时候,他们为了招生疯狂砸钱做广告。但今年和以往不同,教培机构正面临日趋严格的监管。

7月2日,各地教委宣布了一项最新举措:暑假期间,将由各区教委组织面向小学一年级至五年级学生的托管服务。根据各区实际情况,计划以街道、乡镇为单位确定承办学校,学生以就近原则参加。托管服务内容主要包括提供学习场所,开放图书馆、阅览室,有组织地开展体育活动等,不组织学科培训和集体授课。

但培训机构的监管细则依然没有明确,包括暑期和周末能不能补课,学科教育如何界定等都还是未知数,谁也不知道路往何处走。

招生仍在继续

无论是在线教育平台,还是线下培训机构,“观望”和“等待”是它们最近一段时间的常态。

“大家其实都在等消息,目前线上能开展的还在开展,不过学生侧的宣传应该会比较慎重,可能一些线下教培机构在少量地进行线下教学点复课,其中不乏头部机构。”一位培训行业从业者对AI财经社说。

此前曾有在线教育公司内容研发人士告诉AI财经社,虽然并未感觉到公司氛围出现了什么明显变化,但业务方面,学前内容版块都在整改。他所负责的就是将学前内容上架的课程全部替换为“去小学化”的学前内容,如思维类课程,待替换完成后再进行小学产品的迭代,工作量较大,排期紧迫。但对于接下来的方向,该人士坦言“不太清晰”。“现在就是跟着指示走,现在才刚开始,后面也很难预料,因为K12整体都是偏向于超纲。”

政策上的影响已经在发酵。今年5月,高途集团在内部会上提出裁员计划,并宣布砍掉小早启蒙业务。不只是高途,包括作业帮、猿辅导、VIPKID等多家机构均传出了裁员消息,甚至有即将入职的员工和实习生爆料自己遭遇了毁约和入职推迟。

而为了减少资本的炒作和家长的焦虑情绪,疯狂的广告投放被按下暂停键。不过原有的招生计划依然在继续,除了央视停止了在线教育广告,其他很多平台的广告也还在继续,只不过重点从网课转向了录播课和一些素质课程。

一位在线教育广告投放从业者透露,除了自身具有工具类产品的公司外,多数头部公司一般会考虑布局线下,将线上和线下业务相结合,因为门店会提供源源不断的流量,比起烧钱投放广告,这其实是一种相对健康的方式。

而一位线下教培机构负责人对AI财经社透露,自己所在的机构暑期班依旧在正常招生,不仅未受到太大影响,甚至招生情况比去年还要好。

托管新政策,家长态度各异

其实,在监管细则发布之前,官方已经在陆续出台措施,全方位落实减负目标。比如最近各地教委宣布了一项最新举措:暑假期间,将由各区教委组织面向小学一年级至五年级学生的托管服务,由学校组织,不进行学科培训和集体授课。

面对托管政策,有家长称“是一种福利”并感到如释重负,但也有家长认为“影响不大”,还会延续以往的暑假补习计划。

“托管也只是针对小学生,上了初中可以自己去培训班或者呆在家里,就不需要其他的照顾了。”一位北京朝阳家长说道。

尽管目前并没有收到更为具体的措施,上述朝阳家长已经开始考虑参加一个月的托管,至于暑假的另一个月,用来集中上培训班。“我比较忙,所以托管对我来说还是方便了很多。”

根据网传的北京顺义和昌平区两所学校的暑期托管通知,托管服务面向小学一年级至五年级确实存在看管困难的学生,涉及课后服务费和午餐费两项收费,前者为30元/天/生,每期360元,后者则按托管服务点的收费标准和相关政策执行。

前述家长称,相比于孩子整个暑假参加校外培训,托管的确减少一些支出。不过,也有家长打算让孩子在晚上参加校外培训。

“其实就是该干嘛干嘛。”一位海淀家长将暑假视为给孩子“充电”的好时机,此前他所在的小区就曾经有家长组织为年龄相近的孩子“攒班”,即家长自行联系教师在固定地点上课。虽然目前他为孩子报的课都在线上,暂未收到停课通知,但他也做好了参与“攒班”的准备。“要学的东西还是会继续学。”

目前看来,托管更多是给家长提供一种选择和补充。由于校内托管不会涉及学科知识,而且完全学生自愿,这就意味着如果有其他学生去参加校外培训,也会带动其他家长也把孩子送去培训班,内卷现象依然无法根除。

而托管的做法开始引起了部分公立学校老师的不满。一位东北某小学语文教师告诉AI财经社,她所在的城市,小学已经推出了“延时服务”,新增两节课以填补学生放学后的时间,有学校延长至晚上七点。她介绍,每个学校情况不同,一部分学校是“学科课程+自习”,一部分学校是“学科课程+校外培训机构课程”,还有的则两节课都是班主任授课的“学科课程”,对于授课教师会给予补助。不过,该教师称,所谓的补助现在还没有收到:“已经欠了两个学期了,不论是延时还是可能进行的托管,都希望能考虑一下学校和教师的情况。”